相關報導
● 痛批校方政策欺壓女宿舍 輔大學生會長絕食抗議
● 觀點投書:一起推倒女宿高牆吧!

女性空間的安全性?

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因此,即使把原有對女性的限制,轉加到男性身上,若沒有鬆動原有的「生理性別決定論」與「性別二元」(gender binary)框架,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群體的生命財產安危,依舊是父權暴力體系之下的無辜祭品。

被犧牲的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



實際上並不是不存在男性受害者,只是男性受害者往往更加被孤立與不被重視,也更加被從體制(校園安全、社會福利)的保障中所排除。在刊登於蘋果的「輔大不只是在歧視女性」一文中便指出,一位輔大校方高層曾表示:「男宿被侵入沒關係」,便是否定了男學生人身安全的需求,也推託掉校方保護所有性別學生安全的義務,更壓迫了暴力犯罪中的男性受害者,使他們在對男性的刻板印象(勇敢冷靜、有力量對抗暴力)下,變得噤若寒蟬。

因此,有些女性主義者開始提出「男宿也要有宵禁」、「把有性侵嫌疑的男性預防性羈押」等論述,用來反擊反廢女宿門禁、要女性晚上不出門或不出入「危險」場所的性別歧視者。表示照理而言,該被限制自由的應該是加害群體(男性),不該是受害群體(女性)。更有像是這篇「是時候考慮針對男人的宵禁了」,文中提出的論點有「這將使女人在夜間更安全地行動—在校園裡、在她們的家裡、在酒吧、在公車站 」、「 問題是你,男人。你就是那個問題,因此,你是必須被停止的人」。而我雖不全然反對這些說法,也認為它可能只是一種「反諷」手法,只是對這一類型的論點在現實中的可能性與實行,我抱持著有所懷疑與擔憂的態度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觀點投書-監禁男性也無法保障女性安全-221000504.html

多數的性暴力事件為熟人所為,且多半是握有權力的優勢男性,好比丈夫、家長、老師、神職人員等等,不是那些社會的邊緣弱勢群體,邊緣弱勢群體根本難以威脅相對優勢者,但這些優勢男性卻從來不會是社會認知要提防的對象。將特定的邊緣弱勢群體貼上「性侵嫌疑」的標籤,那些性騷擾女下屬的男性主管、性侵女兒的異性戀父親與性虐待兒童的男性神職人員,他們依舊在主流社會位於安全的位置,也依舊握有支配弱勢者(女性、兒童、LGBT)的權力。

被消失的男性受害者



無論是女宿宵禁的正反方、輔大校方,或主張監禁男性的部分女性主義者,似乎都不見得會去質疑「女性空間」存在的目的,以及對於女性安全的意義是什麼,甚至部分人士都在車貸強化女性空間的保護想像,像宵禁男性即為打造純女性的夜間社會。

觀點投書:監禁男性也無法保障女性安全

如果連作為對抗父權為己任的女性主義者,都只是一昧地不斷強化男加害/女受害的刻板想像,甚至鼓吹無差別的限制所有男性的做法,從中傷害了男性受害者,不去梳理現實中複雜的性別問題,處理當中被父權社會冷落、忽視的生命經驗,那究竟與輔大校方、反廢女宿門禁者等父權擁護者有何差異呢?

有些女性主義者主張它是對抗男性模式暴力 (male-pattern violence) 的必要手段,但女性空間真的完全安全的嗎?校園中女學生之間的霸凌、排擠層出不窮,異性戀女生對非異性戀女生的歧視、社會眼中漂亮女孩對醜女孩的羞辱、風雲女孩對邊緣女孩的暴力幾乎充斥了許多人的求學階段,更別說有時在女性空間反而更加嚴重。而廁所的犯罪問題,像是偷拍行為,也是在女廁特別好發,因為標的了使用者都為女性,甚至強化了部分男性對其的想像與窺探慾望,如果對男性施以宵禁,可能會使夜間成為男性的「冒險」與「挑戰」,究竟女性空間真的保護女性安全了嗎?

誰是有「性侵嫌疑」的人?



也有人會主張只要堅守女性空間的「純正性」,就能有效保障女性的安全。像最近美國北卡羅萊納州也以「保護女性如廁安全」的名義,通過所謂的「反跨性別浴廁法」,禁止跨性別者使用符合自身性別認同的廁所,忽視跨性別群體是更高度面臨性/別暴力威脅的群體,且與多數性/別暴力犯罪的加害無關。

在校園中,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學生,也相對容易遭到暴力威脅,根據統計,校園內跨性別語陰陽人學生比一般女學生更加容易遭到性侵犯。可是即使現實如此,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學生依舊是被犧牲的,常在宿舍等男女二元的空間與保護女性的機制中被加以排除,完全不被社會與校方視作是需要被保護的對象,沒有被列為校園安全需重視的弱勢群體,甚至被懷疑是威脅她人的「侵入者」,加以否定與排除。或是在對男性的限制中,將跨性別女性(出生時為生理男性,性別認同為女性者)一倂限制,但跨性別女性卻也是面對針對女性暴力的群體。

確實大多數的暴力犯罪受害者是女性,而加害者則多為男性,許多女性主義者直接地指出這個問題。這牽涉到在父權社會中,男性群體握有比女性群體更多權力,所以男性更有資本施暴,處於弱勢的女性也更容易遭到施暴。但即使認同這個概念,還是必須指出「男加害/女受害」的預設經常成為一種「強暴迷思」(rape myth),它忽視了社會中權力關係的錯綜複雜,好比男性平均掌握了比女性多的財富,也還是有某位女性比某位男性有錢的眾多個案,迷思使得我們看不見當中邊陲少數的異質經驗,以為個案與社會結構只是鐵板一塊。

*作者為性/性別弱勢性保護與兒少保護連線個人信貸發起人

最近輔大女學生們基於性別平權,要求校方廢除女宿宵禁、爭取女宿電子刷卡制,這些都是現在與男宿有所不平等的,於是發起了絕食抗爭與一系列的講座。然而輔大校方與反方不斷用「保護女學生」的名義,攻擊這些女學生們的訴求。

負債整合

我必須非常肯定地說,在現實中對「性侵嫌疑」的提防,它往往只會被用來針對難民、移民、街友、精障者、同志與跨性別等等,這些在社會上帶有「污名」(stigma),同時又相當邊緣不被大眾普遍認識的弱勢群體。好比在德國科隆新年集體性侵案後,即使事後證實許多強暴犯並非難民,強暴也不是個「難民問題」而是「性別不平等問題」,難民依舊被貼上「可能強暴歐洲女性」的標籤,反移民右翼勢力趁機大作文章,德國博恩海姆市(Bornheim)當局當時甚至決定,禁止男性難民進入當地的公共游泳池。
貸款

信用貸款

8445B2162FF7B790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小額信貸

d91vp1frd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